Site Loader

LOCATION
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玉鼎门主、护道人在一旁不敢吭声,他们俩看向秦云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怜惜。火阐道人一点点不急,瞥了眼秦云,又持续悠然喝酒。“魔道行事凶恶张狂,而所谓的仙家高人,可也不是个个都是正人君子啊。”秦云暗道,他也早理解这点了。在魔道未曾兴起之前,上古妖族天庭幻灭之战、三教之战……那也是杀的暗无天日,也是有许多阴恶手法用出来的。‘以实力压人’都算不上阴恶,只能说是行事蛮横算了。堂堂大能者实力!垂青一件宝藏,强逼一个天仙交出来,还说‘要什么条件,只管说,不过,别狮子大开口’。这都算是够仁慈了!比魔道手法好多了。敢违背?就算欠好明抢,也能随意找个由头,‘小小天仙,居然敢得罪我’,一句话,直接打死!杀就杀了!悠悠岁月,道家佛门死去的多了去了。三教之争,下面弟子争斗,道祖们是不会容易出头的。三界傍边……毕竟看实力说话!实力强,天庭玉帝、王母娘娘都会客客气气。没实力在很多三界也仅仅一蝼蚁。道理理解归理解,可落到自己身上,秦云仍是感觉到了憋屈。“火阐仙人。”秦云总算开口。“嗯?想好了?”火阐道人看向秦云,一旁玉鼎门主、护道人也不敢作声看着这一切。“火阐仙人你并不修行雷法,也需这白玉令?”秦云问道。“这你就不必管了,开出个条件,白玉令归我。”火阐道人不耐烦道。秦云暗忖:“本身不修行雷法,还要强取白玉令!估量也是借此换得他所需的优点。从我这给个比较低的条件买走,之后却是以高条件卖给那些修行雷法的。天庭雷部众神,绝大多数都是修行雷法的。白玉令名额底子不愁卖。”“火阐仙人。”秦云说道,“并非我不乐意给你,仅仅我这白玉令现已卖了三个名额了。”“卖了三个?”火阐道人一瞪眼,喝道,“你在唬我?你刚得到白玉令,就卖了一半的名额,你认为我会信任?”实际上才卖了一个名额!是给萨许师兄的。“真卖掉了。”秦云一副诚实容貌。“哼,现在音讯刚传达,想要交换满足多的宝物。就应该多等等,等更多仙人来买你的名额。比较各方的条件,选出条件最高的几个,这才是正常行事。”火阐道人冷然看着秦云,“你现在却说,短短时刻就卖掉三个名额?”“我不贪。”秦云笑道。“也罢。”火阐道人漠然道,“已然你说卖掉了白玉令三个名额,那我暂时信你,可若是我发现你成心说谎,哼哼……”“天然不敢骗火阐仙人你。”秦云说道。火阐道人持续道:“那你将白玉令给我!那三位碧游宫弟子到时候我带他们一同进雷兽府即可。剩余的三个名额,你开个条件。”秦云眉头微皱,仍是说道:“我需五行中的木行、火行、土行的先天奇物。总共三份先天奇物,每份先天奇物价值和十件极品灵宝适当即可。”“哼。”火阐道人怒哼一声,“真敢开口!还三份先天奇物?我给你一份先天奇物再加一件极品灵宝‘火龙罩’。这火龙罩虽不及先天灵宝‘九龙神火罩’,却威力颇大。给你的条件够不错了,小子,别太贪心。”秦云听的暗怒。自己开的条件,算一般,不算吃太大亏。可对方给的一半条件都没有?“这样,我乐意送一个名额给火阐仙人你。”秦云笑道,“剩余的名额,实在是我找的师兄师姐太多。还请火阐仙人你谅解。”能忍,就忍了。“你送我?”火阐道人笑了,“想要我欠你一份因果?”“我自愿送的。”秦云笑道,“一份礼物算了。”“说了,白玉令归我!”火阐道人脸色冷下来,看着秦云,“怎样,听不懂我的话?或许你的白玉令底子一个名额都没卖呢,成心欺骗我呢?”秦云看得理解。一个名额,对方不满意啊。那就没办法了!“看来火阐仙人,是要恃强凌弱,强取豪夺了。”秦云轻声说道。“你说我强取豪夺?”火阐道人脸色阴沉下来。一旁玉鼎门主、护道人听的都心颤。“两位,两位,一切都好说。”玉鼎门主连说道。“现在三界都知晓我得到了白玉令。”秦云冷声笑道,“音讯刚传出,火阐仙人你就来我这要强取豪夺,怎样,有胆子做,没胆子供认?”火阐道人脸色都涨红,眼中隐约都有着凶光:“很好,敢欺到我头上,你若是真身在我面前,我一巴掌便拍死了!”“我可不敢欺火阐仙人你,谁欺压谁,信任三界很多道友都是明眼人。”秦云说道。假如真身在这……秦云还真得忍!不然火阐道人真不要脸,弄死他。那就惨了。而现在在这的,仅仅仅仅一尊化身!秦云天然不惧?至于家人?妻子儿女?火阐道人毕竟是玉虚宫三代弟子,找个由头抵挡秦云也就算了。若是抵挡秦云不成,抵挡他微小的妻女?那几乎会成为三界的大笑话!“很好,你很好。”火阐道人动身,“很有胆色。”“我也仅仅一一般碧游宫弟子,不及火阐道人。”秦云说道。“杨师叔来了。”玉鼎门主则连说道。秦云、火阐道人都回头看去。杨崧仙人从洞府外进来了,老远便笑道:“秦云兄,现在三界可都传遍了你得白玉令的事。”秦云也连动身相迎,对杨崧仙人他仍是较为敬佩的:“杨兄,你安排好那些人了?”“杨师叔。”玉鼎门主、护道人也来迎候。“嗯,刚刚安排好他们就过来了,都是一群不幸人。”杨崧仙人笑着,这才看到厅内的火阐道人,不由道,“火阐师兄,你也在这?”火阐道人这才走出来,冷冷看了眼杨崧仙人:“自毁前程,真是蠢!”“我不及师兄,金仙本就无望。算不上自毁前程。”杨崧仙人说道。“哼。”火阐道人一拂袖,当即化作一道火光划过漫空,消失在天边。“这火阐师兄怎样这么大脾气?”杨崧仙人惊奇。“和秦剑仙闹翻了。”玉鼎门主说道。“我白送他一个白玉令名额,他都不满意,硬是索要整个白玉令。那就一个名额都不给他了。”秦云笑道,“食欲太大,我满意不了他。”“哦?”杨崧仙人轻轻允许,“却是像火阐师兄的行事风格,他脾气猛烈,行事蛮横些,往常结交的都是金仙大能!对你秦云天然瞧不上眼。不过在你吃了闭门羹,你就得当心了。说不定将来找个由头,把你给灭杀了。”秦云笑道:“定心,我真身在碧游宫内,暂时他也怎么办我不得。不过杨兄,火阐道人毕竟是你师兄,你这么说他……”“说说他又怎样,他能对你下狠手,莫非还能对我着手不成?我是他师弟!”杨崧仙人不在乎。……化身在玉鼎门内陪杨崧仙人喝酒闲谈,二人却是较为脾性相投。而在碧游宫内。秦云也在逐步的买卖白玉令名额!他是想要借这时机收集到满足的先天奇物来合作‘混沌精金’来孕养本命飞剑,想要一举将本命飞剑给提升到先天灵宝层次的。到时候仗之,就算仍旧不如那位火阐道人,却也有底气正面斗一斗了。

Post Author: admin